暂时没写完

“嘿嘿,我不管,反正我是缠上你了。”

三零一直记得那天早上维斯康蒂的话。

自那之后维斯康蒂只要一遇到他搞不定的女人,就会天讯三零,即使有时会因为他正好有事——比赛、泡妞中而没有接到自己的求助,但维斯康蒂下一次还是会继续天讯他。

两人的交情也随着时间慢慢变深,联系着彼此的也不再单单是泡妞技巧和POSEIDON这单薄的两点。

但三零怎么也想象不到他会和维斯康蒂变成这样的关系。

只是一次醉酒,醒来后两人竟然浑身赤裸的手脚交缠着躺在维斯康蒂那巨大的水床上。若只是这样的话也没什么,两个大男人,就算是跑出去裸奔也只是有些伤眼而已,但自己身后还在微微抽痛的菊花,麻木得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腰身还有两人身上不知道属于谁(或者是两人共有的)的白色液体,都让三零感到自己醉酒后的额头疼得更厉害了。

现在让他更头疼的是,维斯康蒂醒了。

评论
热度(4)

© 離羣.索居 | Powered by LOFTER